只会写肉,但现在也不敢写了,老老实实做个废柴
 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这个姿势好可爱啊!!!他可爱!!可爱!!!!

全文链接
 

随便截个魔界花而已。

全文链接
 

《三年ⅩⅤ組!イグ二ス先生!》

《三年ⅩⅤ組!イグ二ス先生!》

I:今天要做的料理是蛋糕。首先,去取蜂蜜。

P:哎?还要去打虫子吗?!Σ(゜ロ゜;)

I:接下来,回去摘胡萝卜。

N:哈?!胡萝卜蛋糕?!(ㅍAㅍ)

I:不可以挑食。(推眼镜)

—————河边——————

P:明明只有Noct没吃光……(拧瓶盖)

N:喂——

新★圣灵药!艾博尼口味!(≧ڡ≦*)

半夜睡不着我到底都在想些什么????

全文链接
 

监护人 [ AP ] (上)

前提,假设普酱的监护人是宰相。我只是想开车所以才码字的。然而还没有开起来。(抱头)

(1)

Prompto觉得自己的监护人个怪人。

他明白这样说很失礼,而且对方还是提供了自己所有生存必要条件的人,但他还是忍不住想,真的很怪。

先不说生活习惯,其实Prompto压根就不知道。他有印象的短短几年里,和自己监护人的见面次数少得可怜。最开始他猜测可能是因为工作,可是那个男人走走来来,从不谈起去了哪里做了什么。Prompto有一次睡前想,总不会是去当英雄了吧?然后缩进被子里假装不会被发现的偷偷笑起来。

结果第二天就赶上监护人回家,他好像刷完牙还偷吃零食被抓个正着一样羞愧得脸红,男人大笑着捏住他的脸颊扯了好久,还被...

全文链接
 

诺克特:你们在干嘛呢?

全文链接
 

昨天打了个隐藏迷宫,照片里的大家全程尬舞,只有一个人例外!那就是摄影师本人!他不仅划水!他还非常有心机!把自己拍的要么帅气要么美丽!厉害了我的心机毛!

全文链接
 

脑壳用短刀的时候其实挺帅的……挺帅的……啥?你说在跳跳乐装备短刀还不小心在台子上按了一下?脑壳:(ㅍ_ㅍ)怪我咯。 ​​​

全文链接
 

伊格尼斯你要去哪儿!!?

全文链接
 

我像个变态一样贴在监狱大门的铁栏杆上举着相机咔嚓咔嚓——

全文链接
 

大家来找茬(王)儿(子)

全文链接
© ikmsskms丰年|Powered by LOFTER